【原创】缘何走向解体的命运:应势早产的俄国社会主义

产业人网 2018-01-26 16:19:09 本文作者:王耀海本网编辑:塞尼

【本文为作者向产业人网(chanyeren.com)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并注明来源】

导读:进行苏维埃革命后,俄国应势早产社会主义制度。俄国生产力并不发达,封建社会制度惯性浓重,在其裹挟下资本主义制度发展非常薄弱。在应位主导制度自体薄弱而难以发挥对全社会宰制作用的前提下,新旧被统治阶级因为生活日趋困苦而融合为强大的反抗集团,造成统治阶级难以抑制的普遍革命态势。因为处于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外溢的直接边缘区域,俄国遭受的国际挤压也加速呈现出来,从而使其在内外双重挤压基础上进一步革命普遍化。在私有制基础上,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必然因争夺利益而内斗,对俄国造成巨大压力后又进一步加速俄国国内原本已经存在的革命趋势。国内外多向矛盾层层叠加,同时流入俄国适域而汇聚激发,形成不可遏制的制度替代压力,最终促成催生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潮位。应势早产后的俄国社会主义,面临帝国主义的包围封杀,更加必须面对革命退潮获得资本主义制度复辟的现实威胁,从而使其必然要推动的社会主义建设面临种种困难。

01200000231928117282004780510.jpg

强为跨越型社会主义,它的最早产生地就是苏维埃俄国。相对于自然演进型社会主义,强为跨越型社会主义国家是在演进基础尚未成熟的时候,因为帝国主义压迫等客观外力引起的社会早产。通过社会主义革命,苏维埃俄国应运而生,成为最先应势早产的社会主义国家。就类别而言,俄国归属于强为跨越型社会主义国家体系。因为它基座广大,处于欧亚联结的关键过渡区域,使得它产生了诸多稳定的社会主义特征。由此,观照俄国社会主义的早产,从中探究其得以发生的基本原因显得尤其必要。

关于俄国发生社会主义革命,列宁在总结俄国革命得以快速胜利时指出,俄国之所以能够成为第一个发动社会主义革命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是因为“俄国当时的特殊条件是:(1)有可能把苏维埃革命同结束(通过苏维埃革命)给工农带来重重灾难的帝国主义战争联结起来;(2)有可能在一定时期内利用称霸世界的两个帝国主义强盗集团之间的殊死斗争,当时这两个集团不能联合起来反对苏维埃这个敌人;(3)有可能坚持比较长期的国内战争,其部分原因是俄国幅员广大和交通不便;(4)当时农民中掀起了非常深刻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无产阶级政党就接过了农民政党(即社会革命党,他们多数党员是激烈反对布尔什维主义的)的革命要求,并且由于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而立即实现了这些要求。这些特殊条件,目前在西欧是没有的,而且重新出现这样或类似的条件也不是很容易的。除其他一些原因外,这也是西欧开始社会革命比我国困难的一个原因。”从中可以分析出俄国革命的内因与外因的基本状况。

4d4755d6e7b91fd92a1e9.jpg

一 、 俄国早产的内因来源

马克思主义认为,内因是事物发展的根本所在,对事物的产生与发展起到根本性的推动作用。对俄国社会主义的早产来说,它的内因也至关重要,是国际外因得以发挥作用的内在接受体。

从上述列宁的特殊条件论中可以分析出,当时俄国的主要被统治阶级都在闹革命,是社会主义早产的基本原因。对俄国来说最大的阶级——农民阶级,掀起了一场非常深刻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客观上造成了普遍革命的社会高潮位环境。对俄国来说,如果广大农村地区没有浓厚普遍的革命要求,整个版图就基本上是稳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活动主场在城市的无产阶级即便要起来闹革命,也会因为找不到足够的同盟支持而容易陷入资产阶级包围而失败。从列宁的论述可以看出,农村发生革命的需求,为无产阶级带来了阶级联盟力量,恰恰实际上是俄国革命得以快速开展的极为重要的原因。

这里出现了一个极为特别的现象,即同域内的革命转移。如列宁所言,无产阶级政党“接过了农民政党的革命要求”。这个接过革命要求的现象,以及由此实现的革命领导权的转移,是非常值得重视的。在无产阶级开始要求革命的时候,恰巧在农村掀起了风起云涌的民主革命要求,其革命矛头指向地主阶级。两种革命性质虽然迥异,但在同一国家领域和同一时间段发生,必然会发生在同一革命语境下的就近吸收,出现同语境代表性,即农村与城市联动的革命普遍化。这似乎是一个历史巧合。当然,这个历史巧合是必然的,而不是纯粹的偶然,这涉及俄国革命的几个具体内因。

俄国革命普遍化,在于资本主义面临多重敌人。首先,它要反抗地主阶级。这个任务,是基于制度替代的阶级拒斥。其次,它要对抗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自带阶级,天生就与资产阶级相对立。从阶级本性上看,二者之间的斗争更多于合作。因此,在阶级对抗上,俄国的资产阶级所遭遇的敌人是双重的。而且,在并不发达的基础上,它要想快速征服地主阶级并不太可能,反而更有必要寄宿在封建专制沙皇政权身上来寻求更多的政权支持。本来应该反对地主阶级,反而面对现实只能因为需要它而迁就它,维护它。这样,资产阶级就得罪了本来可以成为支持力量的农民阶级。

如果俄国的资本主义能够快速发展起来,它可以为普通农民提供更多的好生活,从而可以换取他们对自己的支持。但是,在当时俄国的生产力基础上,似乎这又是不太可能的。如列宁所言,“在人民大众很穷而且愈来愈穷的时候,资本主义能否在我们俄国发展并充分发展起来呢?须知资本主义的发展是需要广大的国内市场的,而农民的破产却在破坏这个市场,大有使市场完全停闭、资本主义制度无法建立之势。固然有人说,资本主义把我国直接生产者的自然经济变成商品经济,也就会给自己建立市场,但能否设想,靠着半赤贫农民的自然经济的可怜残余,就能在我国发展起象我们在西欧看到的那种强大的资本主义生产呢?单是由于群众的贫穷化,我国的资本主义就是一种软弱无力、没有根基、不能囊括国内全部生产、不能成为我国社会经济基础的东西,这难道还不明显吗?”俄国封建社会越强,它的资本主义发展空间越弱。

因为发展薄弱,缺乏足够的统治经验,即便在掌握政权之后,俄国的资产阶级也显得比较幼稚。列宁曾经指出:“我们这支队伍只不过比其他国家的工人队伍先走了几步,这不是因为我们比其他的队伍强,而是因为我国资产阶级的愚蠢政策使俄国工人阶级较快地挣脱了资产阶级套在它身上的枷锁。现在,我们为俄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而斗争,也就是为全世界实现社会主义而斗争。现在,在世界各国大大小小的工人集会上,都在谈论布尔什维克,他们都了解我们,知道我们目前是在从事全世界的事业,是在为他们进行工作。”

从史实去看,当时俄国已经基本上不可能发展起足以在短时间内抚平社会诸多矛盾的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在巨大的封建社会制度惯性形成的惯性旋涡勉强,资产阶级在实力对比上,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内超越地主阶级,进而独立带领国家走向稳固的新型制度阶段。地主阶级趋于灭亡,资产阶级本身又非常虚弱。两个应然的新旧制度下的统治阶级,在制度交接这样一个大过渡的阶段,无奈地都不可能成熟地主持镇压革命而承担起有效统治俄国的重任,造就了暂时的统治虚位,客观上为社会主义革命造成了革命空间。而被统治阶级,无产阶级和农民阶级虽然路径不同,却在这个制度交接的虚弱阶段即统治阶级控制力大幅度下降的阶段,因为自己生存受到空前威胁而迅速革命化。一升一降之间,镇压革命与激发革命的因素之间产生不可避免的大幅度逆转,当时俄国就必然走上不可挽救的普遍革命阶段。而这恰巧构成了俄国社会主义早产的基本背景。

因为俄国资本主义发展不起来,无产阶级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俄国还需要创造无产阶级?!在俄国,只有在俄国,才能看到群众穷得走投无路,劳动者横遭剥削,它的贫民生活状况往往被拿来同英国相比(而且比得合情合理);千百万人忍饥挨饿是经常的现象,而粮食输出却在日益增加。在这样的俄国,竟没有无产阶级!!”。

因为受害特别大,无产阶级的反抗也就特别巨大。“1905年的俄国资产阶级革命显示了世界历史上的一个异常独特的转变:在一个最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里,罢工运动范围之广和力量之大在世界上第一次达到了空前未有的程度。单单1905年头一个月的罢工人数就等于以往十年(1895-1904年)平均每年罢工人数的十倍,而且从1905年1月到10月,罢工还在不断和急剧地发展。由于许多完全特殊的历史条件,落后的俄国第一个向世界不仅表明了被压迫群众在革命时的主动精神的飞跃增长(在一切大革命中都是如此),而且表明无产阶级的作用大大超过了它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表明经济罢工怎样和政治罢工结合,而政治罢工又怎样变成武装起义,表明受资本主义压迫的各阶级怎样创造出苏维埃这种群众斗争和群众组织的新形式。”从中可以看出,在革命普遍化的态势下,无产阶级实现了基于先进的力量倍增,即激愤型的力量扩张。

这样,因为资本主义薄弱,无产阶级奋起斗争从而客观上站到国家构造的前线。列宁指出,“我们知道,形势把我们俄国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队伍推到前面,并不是由于我们的功劳,而是由于俄国特别落后;我们知道,在国际革命爆发之前,一些国家的革命遭到失败还是可能的。”在当时的阶级基础上,“我们公开宣告由被剥削的劳动者实行统治,这就是我们的力量所在,这就是我们不可战胜的原因。”因为能够代表普遍存在的底层劳动者,俄国共产党得到了源源不断的支持而必然走向胜利。

也就是说,俄国无产阶级不仅有革命动力,更加有革命能力,从而站在制度前潮上,具有了不可比拟的阶级代表性。其阶级代表性,来自于作为同类的底层劳动者,实现本阶级的利益就是在同向上实现其他劳动阶级的利益;而且,只有实现其他阶级的利益,也才能最终保障自己的利益实现具有可持续性。具有宽度阶级代表性的无产阶级,得到了农民阶级的全力支持。“在我国,革命发生几个月以后农民代表苏维埃就几乎布满了全国。我们这个落后的国家建立了苏维埃。这里就发生一个各资本主义国家人民还没有解决的大问题。而我们是怎样的典型的资本主义民族呢?直到1917年,我国还有农奴制残余。但是没有一个资本主义民族表明这个问题是怎样实际解决的。我们是在沙皇制度的压迫促使人们一鼓作气实行了根本而迅速的变革的特殊条件下取得政权的,而且我们在这种特殊条件下在几个月内很好地依靠了全体农民。这是历史事实。至少在1918年夏天以前,在贫苦农民委员会建立以前,我们作为一个政权维持下来,是因为我们依靠了全体农民。在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里,这都是不可能的。你们谈到根本修改整个纲领时,正是忘记了这个基本的经济事实。没有这一点,你们的纲领就不可能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

“在无产阶级在农民的帮助下取得政权、充当了小资产阶级革命的大代理人的国家里,在组织贫苦农民委员会以前,也就是在1918年夏天甚至秋天以前,我们的革命在很大程度上是资产阶级革命。我们不怕说出这一点。我们所以这样容易地完成十月革命,是因为全体农民同我们在一起,是因为他们反对了地主,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们一定会把革命进行到底,是因为我们以法律形式实现了社会革命党人的报纸刊载过的东西,即怯懦的小资产阶级许诺过但不能做到的那些东西。但是,自从贫苦农民委员会组织起来以后,我们的革命就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我们还远没有解决。但极为重要的是我们把它实际地提出来了。……但我们看到1918年夏天在农村中发生了和举行了十月革命时,只有那时,我们才站到了真正的的无产阶级基础上来,只有那时,我们的革命才不是在宣言上、许诺上和声明上而是在实际上成了无产阶级革命。”

就俄国社会主义革命来说,在新旧制度交接的虚弱阶段,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双方的力量在升降之间,出现了不可逆转的革命普遍化,是俄国社会早产的基本内因。这个内因在遭遇国家催化的时候,更加显示出其蓬勃的革命推动力量。

20170827095817377.jpg

二 、 早产过程中的外因适时

作为最靠近资本主义世界的落后国家,俄国受西方国家直接影响。“由于种种原因,如由于俄国落后和幅员广大,由于它地跨欧亚两州,位于东西方之间,我们不得不肩负起全部重担(我们认为这是极大的光荣),充当世界反帝国主义斗争的先锋。因此,最近将来事态发展的整个进程将预示一场更广泛更顽强的反对国际帝国主义的斗争,而且这个进程必然会同苏维埃共和国反对德、法、英、美帝国主义联合势力的斗争联系起来。”

具体来说,在资本主义制度从西欧中心逐渐向外部进行扩散时,会出现一个由西到东逐渐递减的趋势。从历史去观照,社会主义制度基本上都是在东方实现的。俄国、罗马尼亚、阿尔及利亚、匈牙利等国家都是欧洲的东部国家。视距拉远到亚洲,中国、朝鲜、蒙古、老挝、越南等国家实现社会主义制度,基本上也表现出特别强烈的东方特征。诸多东方国家实现社会主义制度,表明这是一个必然的历史现象,而不仅仅是巧合。把东方国家看作一个大的社会主义阵营,俄国就是这个阵营中站在最前沿的国家。它也最先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这是研究社会早产时必须加以注意的一个现象。

正是因为俄国是欧洲的近体先锋,在帝国主义之间爆发战争时,它遭遇到强烈的国际战争的影响,进而促成了社会主义制度在本国内的早产。一般来说,“问题就是这样摆着:迄今为止,一切革命、一切最伟大的革命的成败都是由一系列的战争来决定的。”在战时阶段,矛盾集中而容易激发社会制度变革的需要,实现战时变革(革命)。可见,战争能催化出高度的制度潮位,激化和集中社会矛盾。

对此,列宁曾经讲过,“我们看到资产阶级仍然象从前那样疯狂地反对我们,可是也看到工人在迅速地成长起来,工人革命正在日益迫近,虽然它的发展速度同俄国的比起来还嫌太慢。俄国革命所以能实现得这样快,是因为它是在战时进行的。战时有几千万俄国工人和农民武装起来了,资产阶级和军官们要对付这样一支力量是无能为力的。”为什么在战时进行的俄国革命,当时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斗争特别激烈,已经远远 超过一个国家。回望资本主义革命史,不论英国革命、法国革命还是美国革命,伴随革命而来的战争,往往集中在革命国内,集中由两大对抗的阶级来进行。但是,在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后,所引起的战争是世界性的。这个时候,战争特别激烈而且残酷,作为结果的革命国的革命也必然更加深刻,迫使革命阶级在高浓度社会矛盾爆发中,因为能够快速吸收足够多的制度营养而快速成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战时激烈是俄国社会主义早产的必要前提,战争是社会制度的催生婆。

帝国主义发展不平衡,是俄国社会主义制度革命的重要原因。如列宁所言,“我们迄今为止所以能够取得胜利,只是由于帝国主义列强之间存在着极其深刻的争执,完全是由于这些争执不是偶然的党派内部的争执,而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经济利益上的最深刻的、无法消除的矛盾。这些国家以土地和资本私有制为基础,不能不实行掠夺政策,而这种政策下,要想把它们的力量联合起来反对苏维埃政权,那是徒劳的。”

在分析为什么俄国得以存续的时候,列宁指出:“我们得以在十月革命后生存了一年之久,这是由于国际帝国主义分裂成了两个强盗集团——英、法、美强盗集团和德国强盗集团,他们打得你死我活,无暇顾及我们。这两个集团中每一个能把大量兵力用来对付我们,当然,如果条件许可,他们双方是会这样做的。战争和血腥气氛蒙住了他们的眼睛。战争所需的物质牺牲要求最大限度地集中力量。他们顾不上我们,不是因为我们是什么比帝国主义者强大的怪物(不是的,这是胡说!),而仅仅是因为国际帝国主义分裂成了两个相互残杀的强盗集团。仅仅因为这点,苏维埃共和国才能公开向各国帝国主义者宣战,没收他们的资本(外债),打他们耳光,公开掏强盗的腰包。”为了生存,俄国与德国签订屈辱的布列斯特合约。“布列斯特和约这个例子教会了我们许多东西。现在我们处在两个敌人之间。如果不能同时战胜这两个敌人,那就应该想办法使他们互相打起来,因为两贼相争,好人总会得利,但是,一旦我们强大到足以打倒整个资本主义,我们立刻就要把它推翻。”基于这样一个原则, “任何能够加剧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矛盾的最小机会,都要用双手抓住不放。美国必然同殖民地发生矛盾,如果它试图进一步触犯它们,那就会给我们以十倍的帮助。”

总结而言,因为诸多外因催化因素的存在,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不仅没有被阻碍,反而被加速。这是俄国在当时情境下所面临的独特变革优势,也直接催生了俄国社会主义的早产。

t01e0c9accc76c29056.jpg

三、 早产后的俄国挣扎

社会主义在俄国早产后,该国并没有因此马上繁荣昌盛,反而经历了一个艰难的挣扎时期。自古以来,第一个进行制度突破的国家往往要承担旧制度政权和旧势力的集中发难。“俄国是第一个执行社会主义革命这个历史使命的国家,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承担了这样多的斗争和苦难。其他国家的帝国主义者和资本家知道,俄国已全副武装起来,在俄国不仅决定着俄国资本的命运,而且决定着国际资本的命运。这就是他们在所有的报刊上,在被亿万金钱收买的全世界资产阶级报刊上骇人听闻地大肆散布诽谤布尔什维克的谎言的原因。”资产阶级为了生存,必然在本性上就仇视社会主义俄国。

其苦难,最集中地表现在帝国主义组织队伍干涉俄国苏维埃政权。“我国的革命使得帝国主义阶级胆战心惊,它们清楚地认识到,它们的生存取决于它们的资本能否保得住”。为了保住自己的资本,帝国主义国家悍然干涉俄国革命。先是直接干预,失败后又扶植邓尼金、高尔察克等反动军阀进攻苏维埃政权。在经历诸多干涉战争之后,苏维埃俄国取得了艰难胜利。即便如此,客观上也形成了对苏维埃俄国的资本主义包围圈,以至于在进入斯大林时代仍然发生了以消灭苏联为目标之一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俄国社会主义要想取得真正胜利,必需整个世界革命应势发生,从而源源不断地支援俄国社会主义建设。“俄国革命只不过是国际社会主义大军中的一支队伍,我们所进行的革命能否取得成就和生理取决于国际社会主义大军的发动。这个事实我们谁也不会忘记。同样,我们也知道,俄国无产阶级在世界工人运动中所以起了先导作用,并不是因为我国经济发达。恰恰相反,是因为俄国落后,是因为所谓的本国资产阶级没有能力解决与战争和消除战争有关的巨大任务这一情况,促使俄国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并实现其阶级专政。俄国无产阶级认识到自己是在单独地进行革命,因此他们清楚地看到,全世界或某些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的联合发动是他们取得胜利的必要条件和基本前提。”但是,虽然有国际革命因素的存续,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俄国并未有效出现国际革命形势。客观上,俄国社会主义更像是一个苦苦挣扎的制度孤岛,一直在期盼与自己同类的制度建设体的早日到来。

比国际战争危险更加难熬的,是俄国以及后来的苏联在制度上的复辟可能。列宁指出“革命是不能按订单制造的,不是预定好在某个时刻发生的,而是 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成熟起来,并在由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内部和外部原因所决定的时刻爆发的。这一时刻正在临近,它必然地不可避免地会到来。我们开始革命是比较容易的,但要把它继续下去,把它完成,就十分困难。在一个象德国这样高度发达的、资产阶级组织得很好的国家里,发生社会主义革命非常困难,但是社会主义革命一经在欧洲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里爆发和燃烧起来,就会比较容易地胜利完成。”胜利容易建设难,是俄国社会主义在早产之后必须面对的客观事实。

就当时的现实来看,“社会主义永远不会在一帆风顺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社会主义永远不会在没有地主和资本家的疯狂反抗的条件下实现。情况愈是困难,他们就愈是幸灾乐祸,愈是要起来反抗;我们愈是困难,怠工者愈多,他们就愈是想要走捷克斯洛伐克人和克拉斯诺夫的老路。所以我们说,不应该按照旧的方式来解决,不论有多么大的困难,也要拉着车子前进,上山,而不让车子后退滚下山来。”可见,苏维埃俄国是逆势走车,面临的困难尤其大。

因为生产力水平远未达到足以支撑社会主义制度的水平,起源于战时激愤的俄国社会主义革命在建立国家政权后,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情下降,迫使政权和民众都要面对资本主义制度复辟的现实危险性。这种制度可能性始终存在,以至于后来苏联在漫长的制度挣扎之后,最终仍然没有逃开解体的命运。

但因为具有深厚的历史合理性,苏联后来仍然坚持了近八十年。尽管在历史进程中遭遇失败,前苏联的制度价值,仍然如列宁所说,“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坚定地认为我们是不可战胜的,因为人类不会毁于帝国主义大厮杀,而一定会战胜它。第一个打碎帝国主义战争的沉重锁链的就是我们国家。我们在打碎这条锁链的斗争中作出了重大牺牲,但我们把它打碎了。我们摆脱了对帝国主义的依赖,我们在全世界面前举起了为彻底推翻帝国主义而斗争的旗帜。”


注释:

1.这种制度潮位,类似于白娘子在水漫金山过程中,利用强大法力,强行引高钱塘潮水,从而水漫金山。实际上,这是用小范围规律压制大范围规律的一种表现。最终,在自然大引力的作用下,暂时能动所激发的制度潮位还是要回归正常水准。

2.《列宁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44页。

3.《列宁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56页。

4.《列宁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69页。

5.这个生存威胁,因为资本主义制度不发达,难以有效改善无产阶级的生活。地主阶级趋于深度腐化,更加不可能给农民阶级带来安定幸福的生活。新旧交接阶段,一切在打破中并未及时确立,由此带来的阶级恐慌,加速了革命情绪。

6.《列宁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65页。《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

7.《列宁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69页。

8.可以说,当时的俄国无产阶级,整个阶级都处于为了生存而打鸡血的状态。相对于资产阶级为了保全自己财富的色厉内荏,无产阶级为了保存生命而实现的奋起,因为更显得具有合理性而加倍呈现激愤。阶级亢奋一旦形成,就会因为能在客观上获得成果支持而继续自我加乘下去。

9.《列宁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62页。

10.《列宁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77页。

11.《列宁全集》第36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62页。

12.《列宁全集》第36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30页。

13.《列宁全集》第3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14页。

14.《列宁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的142页。

15.这一点似乎能够得到足够证明。如商鞅变法时代,就是在战时阶段实现的制度变革,再如法国大革命也引起了国内战争。而战争本身只是一个表现,即社会制度要求变革的表现,实际上是新旧两种制度在交替过程中必然发生的断裂与摩擦的表现。制度先期变革引起阶级或者国家之间的强弱互换,生死存亡过程中的紧张感,才能激起足够的变革需要。

16.《列宁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21页。

17.列宁说过,革命时期往往以几倍十几倍的速度促进人的成长。不可否认的是,这种靠快速供给制度营养来催长的机制,客观上造就的无产阶级,虽然看起来比较成熟,即具有比较成熟的体征和思想特征,但是在细节上仍然会因为快速生长而缺乏足够的阶级历练,他们的骨头仍然是脆弱的。这在后来的苏联解体过程中,工人阶级的表现也能够表现出来。

18.《列宁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98页。

19.《列宁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53页。

20.《列宁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61页。

21.《列宁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70页。

22.《列宁全集》第3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28页。

23.《列宁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04页。

24.《列宁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98页。

25.《列宁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500页。

26.《列宁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72页。

27.《列宁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62-63页。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